中共宣城市委宣传部  宣城市文明市建设办公室  主办
郎溪徐德华:痴心不改非遗情
发表时间:2018-11-02来源:宣城文明网

  日前,在郎溪县飞鲤镇塘埂村百埂头的一户民居门前,几名小朋友正拿着道具在院子里练着小马灯的步伐,七十多岁的徐德华在一旁认真地看着,不时指点孩子们“跑圈”的步伐。虽然孩子们的动作还稍显生涩,但是已经显示出幸福人灯的精彩之处。

  挥余热 幸福人灯初结缘

  徐德华是原幸福乡党委副书记、乡长,退休后原本可以在家颐养天年的他,却毅然走上了传承传统文化的道路。故事要从2012年春节期间说起,那时徐德华已经退休在家,幸福乡也在那年的撤乡并镇之中合并到了飞鲤镇,当时飞鲤镇的书记和镇长找到了徐德华,希望他能出面,把“幸福人灯”再组织起来。

  幸福人灯又叫“车连轿灯”,相传起始于百姓纪念大禹治水成功,唐宋时期延续,明朝时兴旺发达,在当地十分流行。但从1987年起,幸福人灯便渐渐消失于人们的视野之中。

  对幸福人灯,徐德华也是一知半解。经过多方打听和走访,他找到了62岁的王治安和83岁的徐大顺两位老艺人,但两位老人的答复却让徐老大失所望。由于幸福人灯以演唱为主,分小生、花旦、丑角等角色,玩法多样,对演员要求很高。“他们当时听讲后都讲不容易。”徐德华说。既然揽下了这个活,就不能退缩。徐德华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这个传统文化恢复起来。说干就干,徐德华在所在小区的菜市场支起了一张桌子,开始“招兵买马”。听说徐乡长要招人演出幸福人灯,短短几天,便有30多名附近的群众踊跃报名。

  人员招来了,徐德华又遇到了新问题,学员们学唱的成效却让徐德华“大跌眼镜”。“学了五天,一首歌都没学会。”徐德华回忆说,由于幸福人灯所唱的曲调一直都是口口相传,发音又是方言等原因,学员们学了很久也学不会,学习的积极性遭到严重打击,“30多个人,几天下来就剩下十几个了。”学不会就想办法,徐德华找来纸、笔和黑板,让王治安先唱给他听,每唱一句,他就记下来,然后誊写在黑板上,让大家对着黑板一起唱、一起学。方法简单,效果却很好,大家接下来很快就把30多首歌都学会了。

  在大家的努力下,2013年春节,消失长达20多年的幸福人灯再次出现在了村民面前,之后的几年也多次演出,此时的徐德华,也由当初的“门外汉”成了行家里手。“幸福人灯在2013年春节后,因为各种原因又成为绝唱,这也成为徐老的一块心病。直到2017年,镇里要办秋捕节, 2017年,他们专门找到徐德华,希望老人牵头,再把幸福人灯组织一次。

  对于组织活动,徐德华没有一点推辞,他不顾年事已高,再次挑起重担。招人、找老艺人、购买道具、寻找场地,短短的几天时间,他就再次把队伍“拉”了起来,并顺利在当年的“美丽郎川行”文艺巡演走进飞鲤镇的活动现场中精彩亮相,赢得了当地群众的一致好评。

  痴心不改 传承传统开新篇

  对当地的幸福人灯进行挖掘和保护之后,徐德华本可以好好歇着了,但他又和村里人商量,希望将当地的百梗头小马灯恢复。在取得了一致意见后,徐德华和村两委组织召开了村民大会后,和村里的村民组长、学校老师组成了马灯协会,在经费上,徐德华带头自发捐款,村民有钱的出钱,没钱出力,大家纷纷贡献自己一份力量,同时马灯协会也向镇政府,文旅委积极争取支持。为做好这件事情,徐德华从郎溪的家,搬回到了阔别17年的百埂头老家。

  北埂头小马灯历史悠久,已有300多年的历史,自解放后便逐渐式微,自从1985年玩灯后,几十年都没有玩过了,徐德华找来村里85年跑过灯的村民当教练;没有阵势图,他便根据回忆,手工画出新的阵势图;没有服装道具,他们便到高淳、苏州等地,寻找订做演出用的服装道具,订做不到的,他们就自己便动手工制作。说着徐德华向笔者展示了制作的虎头鞋。

  由于马灯表演需要,徐德华经常需要跑到政府和相关部门对接,为了节约经费,他从白梗头步行50分钟到东夏,再转两趟公交车到政府。“从我家到政府包车去需要35元,来回需要70元,如果从东夏转车,这样就花10块钱。”徐德华说。

  从四月份开始,徐德华他们开始着手选拔扮演马灯的孩子,这些都是本村孩子或者是嫁出去姑娘的孩子,他们最小的六、七岁,大的有十一、二岁,从七月五日开始,徐德华便带着孩子们每天早上从六点半一直排练到8点半。经过徐德华等人努力,小马灯在今年的10月4日成功进行了彩排演出,望着手拿彩旗、脸上画着斑斓的脸谱、身着华美的戏服、正在进行非物质文化遗产“小马灯”演出的孩子们,徐德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从挽救幸福人灯,到挖掘小马灯,徐德华付出了许多心血,洒下了辛勤的汗水。当群众看到失传多年的文化遗产又活了起来,都被徐老的精神深深打动,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赞扬,徐德华坚定地说:“传承传统文化,是我们的责任,我要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让我们的文化瑰宝更加绚烂多姿,让传统文化源远流长。”(今日郎溪 余克俭 徐泓俊

责任编辑:

雷志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