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宣城市委宣传部  宣城市文明市建设办公室  主办
宣城皖南花鼓戏传承人杨玉屏活态传承传统非遗文化
发表时间:2018-09-18来源:宣城文明网

  经过百年的演化,从湖北来的花鼓调和从河南来的灯曲,在皖南渐渐融合成了皖南花鼓戏。杨玉屏的爷爷、父亲都是皖南花鼓戏演员,让她很小就与皖南花鼓戏结下了不解之缘。虽然家人一开始并不支持,但她最终还是成了一名专业的演员。上山下乡、走街串巷的表演一遍遍磨练她的技艺,还凭借精彩的表现获得全国大奖。在皖南花鼓戏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后,杨玉屏也成为代表性传承人。虽然早已退休,但杨玉屏还是通过创办艺术学校、非遗进校园、开办皖南花鼓戏博物馆等方式,努力传承着这项她不愿其消失的文化遗产。

皖南花鼓戏传承人杨玉屏正在市第四小学教授皖南花鼓戏

    皖南花鼓戏是如何产生的

  朱衣巷是一条仅容一辆车进出的狭窄小巷,是古城宣城的九街十八巷之一。这些老街巷的名字在现在的宣城市区已经很少见,但朱衣巷一直保存至今。

  9月11日上午,进入朱衣巷没多远,记者就看到了路边一栋正在装修的楼房。这里一楼正进行改造装修,将建成宣城市第一家皖南花鼓戏博物馆。

  太平天国时期,大量的湖北河南移民来到了皖南的宣州、广德、宁国、郎溪等地。他们也带来了湖北民间的花鼓调和河南的灯曲,这两种民间戏曲与皖南当地的民间歌舞融合,再加上徽剧、京剧等剧种的影响,历经了百年演化、发展,具有鲜明皖南乡土色彩的皖南花鼓戏由此诞生。

  皖南花鼓戏的唱腔主腔有“四平调”“蛮蛮腔”“北扭子”和“淘腔”等。表演艺术以白扇子、红毛巾、彩色带为基本道具,以多姿多彩的舞蹈和形体动作,完成戏剧动作和人物形象的塑造。

  皖南花鼓戏很快成长为安徽五大剧种之一,并在2008年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9年,杨玉屏成为宣城市两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皖南花鼓戏代表性传承人之一。

  在朱衣巷这栋正在装修建设皖南花鼓戏博物馆的楼房二楼,记者见到了今年已经64岁的杨玉屏。二楼的走廊上挂着很多戏剧角色的中国画,还有杨玉屏曾经表演过的角色的照片。“去年我们搞过一次皖南花鼓戏寻根的调研,到湖北那边去看看他们的花鼓调,只有一点点相似的成分。”杨玉屏说,从湖北花鼓调和河南灯曲演变而来的皖南花鼓戏,早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犹记当年舞台下挤满观众

  杨玉屏出生于郎溪县,她的爷爷和父亲都是皖南花鼓戏演员。家里有一个小戏班子,爷爷和父亲经常到各地唱戏,杨玉屏四五岁时就曾登台表演。从小的耳濡目染,让杨玉屏早早就与花鼓戏结下了不解之缘,但家人并不希望她也走上这条路。初中毕业后,杨玉屏考上了当时的宣城县剧团,但是她的父亲并不让她去。“我爸经常说一句老话,唱戏不养老不养小。”杨玉屏说,这句话有两层意思,一个意思是戏曲演员的表演生涯很短,一个是唱戏也就能勉强糊口,难以养家。

  但,即使家人劝阻,杨玉屏还是走上了这条路。她还记得,1977年,对于传统戏曲表演放开后,宣城的很多集镇、公社办起了皖南花鼓戏剧团,就像现在的广场舞一样,经常有一群爱好者组织在一起表演。“那时候老百姓其实没有什么文化生活,有人唱戏,大家都喜欢看。”杨玉屏说,当时他们的表演也对外卖票,因为唱得好,她也很快成了大红人,还经常被请到其他地方表演。

  “那时候有时一天要表演三场,每次观众都特别多,座位坐满了,走廊上也都站着人,还有人趴窗户上看。”回忆起皖南花鼓戏那一段红火的时光,杨玉屏的脸上总是不自觉流露出喜悦的笑容。

  自从杨玉屏开始登上舞台之后,她的父亲终于支持她唱戏,也经常教她。

    皖南花鼓戏曾获全国大奖

  杨玉屏渐渐成了当地的明星,原来只在乡镇、公社剧团表演的她,也引来了县剧团的重视。杨玉屏告诉记者,当时宣城县一位分管文化的副县长曾经特地写信给她,请她参加宣城县的皖南花鼓戏剧团。但因为自己当时所在的乡镇剧团不同意,她没能去成。

  1980年,她又收到当时的宁国县花鼓戏剧团邀请,她最终加入了宁国市花鼓戏剧团。1985年,当时的宣城地区合并各县的剧团,抽调拔尖的演员组建宣城地区花鼓戏剧团。杨玉屏那时主要表演的是小生角色,后来也演旦角。

  杨玉屏告诉记者,皖南花鼓戏原有传统大戏36本、小戏72本,随着新剧本的创作完成,戏也增加了不少。杨玉屏家的墙壁上挂着一张她曾经出演的著名剧目《姐妹皇后》的剧照。她告诉记者,在宣城地区花鼓戏剧团组建后,集中了编剧、音乐、导演、演员等方面的各类优秀人才,也涌现了一个又一个好的皖南花鼓戏剧目。其中《老板娘》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提名奖,《送瓜苗》获第十一届中国曹禺戏剧奖全国小品小戏大赛一等奖。

    看戏的人和唱戏的人少了

  “地区剧团刚开始组建的时候,我们还经常到乡镇、农村去表演,一年有半年的时候都在演戏。”杨玉屏回忆,那时候她去街上买菜,也能被人认出是唱花鼓戏的演员。虽然后来还有一些新创作的皖南花鼓戏剧目获得了全国大奖,但不再像以前那样经常下乡演出了。在杨玉屏看来,下乡演出骤减,成为皖南花鼓戏走向凋零的转折。

  “那时候,越来越多人家里有了电视,看戏的人少了。”杨玉屏说,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往一些村里都有的大礼堂,现在一些镇上都几乎没有了,皖南花鼓戏的表演舞台也少了。

  在杨玉屏看来,皖南花鼓戏作为一种舞台艺术,不像电影电视,在拍摄时还有重来的机会。在舞台上,演员们直接面对观众,“一天不练功,演员自己知道,三天不练功,观众知道。”表演的机会少了,演员们的技艺也难再进步。编剧、音乐、导演等各类人才也渐渐流失了。

  对杨玉屏来说,她更怀念那个经常到农村站在群众面前表演的时候。那时候有最好的演员,有最好的观众。但现在,这一曾经的通俗剧种,最终成了非物质文化遗产。

    为了传承戏曲她不遗余力

  杨玉屏退休后,宣城市皖南花鼓戏剧团也解散了。但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代表性传承人,杨玉屏始终觉得,自己肩负皖南花鼓戏的传承重任。她创办了自己的公司,组建民间剧团,经常到各地演出。“现在民间剧团也不少,农村有时候还经常有戏班子唱戏,但演员水平没有以前好了,观众要求也不高。”杨玉屏说。

  为了让孩子们能更多地了解和学习皖南花鼓戏,在宣城市政府相关部门的支持下,前几年杨玉屏创办了皖南花鼓戏艺术学校。“第一天的时候只有一名学生,还是我朋友带来的。”杨玉屏说,现在除了政府,普通人也越来越重视传统文化,现在艺术学校的学生也多了。

  除了艺术学校,杨玉屏还积极与宣城当地的学校合作,展开非遗进校园活动。现在,已经60多岁的她,每个周六上午,会定期到宣城市第四小学,给对皖南花鼓戏有兴趣的小学生们上课。“学校很支持,有兴趣的孩子和家长也不少。我们有个微信群,有80多个学生,每次来上课的也有五六十个孩子。”杨玉屏说,孩子们有兴趣,这让她感到很欣慰。

  为了能让更多的喜欢皖南花鼓戏的人,有了解和欣赏皖南花鼓戏的机会,杨玉屏决定自己投资建设宣城市第一家皖南花鼓戏博物馆。说干就干,她将自己的宾馆一楼改造,投入几十万元开始装修。“有一个小舞台,一个展示馆,一个传承室。”杨玉屏带着记者在正在装修的房子内介绍着博物馆的规划,她计划10月份就开馆,“到时候这里能了解皖南花鼓戏的文化,也能定期进行表演。”她还希望能与高校合作,培养专业的皖南花鼓戏演员。(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 曹庆)

责任编辑:

雷志红